1. <rt id="xdbr5"><nav id="xdbr5"></nav></rt>
      <s id="xdbr5"></s>

        <rt id="xdbr5"><optgroup id="xdbr5"></optgroup></rt>
        <tt id="xdbr5"></tt>

        我有無邊美貌

        作者:容光
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[收藏此章節] [舉報]
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      第五幕戲

            第五章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當個人吧。
            這還有完沒完了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萬萬沒想到,她都自報家門了,這人還是油鹽不進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是,她的面子就這么不值錢嗎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頭回這么不被人放在眼里,除了不服,還有點上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看他片刻:“程又年是吧。”
            “是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是工地的負責人?”
            他略微一頓,“算是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么大個工地,他一個人管著,大概是真忙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客氣道:“我知道你有職責在身,沒空兼職。但我助理大概也沒和你詳細談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又重述一遍來意,重點強調——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整段戲不超過八分鐘,臺詞就三句,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的身后,娃娃臉已經蠢蠢欲動了,瘋狂拿手戳他后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天賜良機,天賜良機啊!”
            “趕緊答應趕緊答應!”
            “錯過這村沒這店,信我的信我的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復讀機?”程又年回頭瞥了眼,娃娃臉就不敢造次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再回過頭來,還是那句話——
            “不演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都懵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為什么不演?”
            “為什么要演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是嫌錢少嗎?”昭夕看了眼他身后的工地,“你可以開個價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不是錢的問題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是錢的問題,那是名的問題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了然。
            “你放心,雖然只是個小角色,但你的出鏡時間長達八分鐘。臺詞不多,但絕對有出彩的空間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誤會了。”
            程又年的耐心已然告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第一,我本人并沒有出演電影的意愿。第二,工作時間,恕我無法一心二用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都轉身要走了,他又想起什么,回頭再看她一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昭小姐,黃線之所以是黃線,起的是警示作用,非工作人員禁止入內。還望你——”目光在小嘉身上掠過,“和你的劇組知悉,不要再擅自翻越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居然就這么走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嘉看她臉色不好,拉拉她的衣袖,“算了老板,咱們打電話找演員吧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還安慰昭夕:“不走哪叫行走的荷爾蒙呢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有人不知趣,卻也有人捧場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走了幾步,發覺沒人跟上來,回頭一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以娃娃臉為首,三個大男人隔著黃線激動地跟昭夕打招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真不敢相信,有生之年居然能親眼看見你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是啊,你本人比電視上還好看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我、我能跟你握個手嗎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: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女人朝他投來一個挑釁的目光,眼里明明白白寫著:怎樣,你不識貨,還有識貨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淡淡開口:“羅正澤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語氣很尋常,卻有種不怒而威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口中的羅正澤,正是那個娃娃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羅正澤同學非常沒眼力見,頭也不回地擺擺手:“你先去干活吧,我這忙著呢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忙著干什么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和女神互動啊。”非常理直氣壯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看著那位包工頭黑下來的臉,昭夕的心情好了不止一點點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嘖,您也有今天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怎樣,裝的逼全讓自己人給毀了,驚不驚喜意不意外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羅正澤就是那個要跟她握手的人,手都伸出來了,又非常不好意思地收了回去,“那什么,工地上灰塵大,我去洗洗手再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攤開的手掌白皙溫潤,其實并不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心情好轉不少,笑笑說:“沒關系,就這么握吧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三人爭先恐后前來握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我這輩子都不想洗手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我要用這只手回家跟我媽握一握,四舍五入就是她握過偶像的手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如果可以,真想砍掉它供起來,當做傳家寶一代一代傳下去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最后一句是羅正澤說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位同學很有潛力啊,彩虹屁吹得比營銷號還動人,且別出心裁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還指指不遠處的程又年,跟昭夕說:“你別跟那家伙一般見識,他不追星不看劇,對娛樂圈一問三不知。鋼鐵直男。原始人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邊傳來相當隱忍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“你當我聾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聾不聾不要緊,反正羅正澤跟聾了一樣,也不搭理他,繼續互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看我這長相怎么樣?雖然沒他那么高貴冷艷,但勝在青春活潑。他不演,我演啊!我不僅不要錢,我還不吃盒飯,不浪費劇組的一草一木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看看他,年輕男人很討喜,的確青春活潑,挺好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然而——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不好意思,角色不太適合你,那是個西域美男,要成熟,要欲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娃娃臉頓時黯然失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的催命符最后一次響起:“還上班嗎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很輕很淡,一字一句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三個人似乎對他的脾氣了然于胸,這一聲出口后,紛紛立正轉身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來了來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稍微休息了那么一下嘛,通通人情也不行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羅正澤還回頭給了昭夕一個飛吻,“女神加油,等你的新電影。愛你一萬年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其余兩人立馬跟上——
            “我也是!”
            “我一億年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: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可以說她對民工的認識在今天發生了巨大的轉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*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都走了老遠了,羅正澤才湊上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人家好歹是大明星,你怎么這個態度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指望我什么態度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反正不該是剛才那態度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淡淡道:“有你們笑臉相迎就夠了,不差我一個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不笑就算了,你干嘛裝不認識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我本來就不認識——”話說到一半,就看見羅正澤意味深長的目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裝,接著裝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去年除夕在你家過的,你要是不記得咱們一起看了什么電影,可以打電話給萌萌,讓她提醒提醒你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萌萌是羅正澤的妹妹,去年一起過的除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移開視線,面上看不出什么,腳步卻加快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羅正澤追上來,“走那么快干嘛,電影還是你挑的,不記得了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后面的人碎碎念著跟了一路,程又年終于停下腳步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羅正澤。”
            “干嘛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調研報告都完成了?這么閑,要不我跟張院說一聲,給你再加兩篇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羅正澤:“臥槽,你公報私仇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眼看著他拿出了手機,羅正澤一把奪過,“我服。我閉嘴,閉嘴行了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看他罵罵咧咧走遠了,程又年才回過頭,黃線那邊的劇組人來人往,忙碌而熱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回想起昨晚在酒店走廊看見的一幕,他收回目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認不認識有什么所謂?八竿子打不著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*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要找個群演而已,放在平時,簡直一呼百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可這會兒在塔里木,離各大影視城都隔著十萬八千里,昭夕迫不得已,只能去電麻煩老同學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事情解決得很容易,不過一通電話,人當晚就坐飛機來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把片場交給魏西延,下午六點,回酒店換了身衣服,戴上口罩和合同下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電梯門開時,險些和人撞個正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趕緊剎車,再一抬頭,巧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不合時宜地想起小嘉的玩笑,不走怎么叫“行走的荷爾蒙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還真是在不斷行走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還是穿著那身工裝,手里照舊拎了只黑色皮箱,風塵仆仆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也不知道箱子里裝了什么,看上去沉甸甸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扯了扯嘴角,“程先生下班了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男人隔著口罩看她片刻,似乎這才辨認出她是誰,微微頷首,“昭小姐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算是打過招呼,說完就走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……走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不可思議地回頭看他,卻只看見一個絕塵而去的背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怎么會有這種人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么傲,你怎么不上天呢你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重重地走進電梯,沒好氣地拍拍按鈕。
            能耐!
            裝逼還裝上癮了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*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酒店一樓有西餐廳,也提供咖啡甜品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特意訂了較為隱秘的位置,去的時候,梁若原已經候著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走近了才看見卡座不止一人,而是兩人,電影的女三號陳熙也在那坐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梁若原解釋說:“我到的早,坐這等你的時候,陳熙下來吃晚飯,剛好碰見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梁若原和陳熙都是她的老同學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一向活得獨,讀大學那會兒也沒和誰特別要好,后來改做導演,選角難免收到老同學的請求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其實演技好的,用用也無妨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陳熙就是這樣的存在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現在一部電影有兩個老同學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坐下來,昭夕難免要客氣地感謝一番,畢竟梁若原這是不嫌麻煩,千里迢迢趕來救場,還只是個小角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鑒于陳熙在場,演員合同有私密性,她不好直接談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索性把合同推到梁若原面前,“這是擬好的合同,你回去看看有沒有需要再協商的地方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梁若原接過合同就笑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有什么好協商的。能拍你的電影,你就是不給片酬我也樂意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頓晚飯,三人共用。
            昭夕話不多,多是陳熙在活潑地主導話題,梁若原一邊謙虛,一邊迎合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都是同學,曾經不諳世事,而今卻出現階級分化,兩人的目光和語氣都有些小心翼翼,不著痕跡地捧著她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意興闌珊,早早退場。
            “你們接著聊,我還有個電話會議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梁若原進組的事有劇組的人安排,她只略盡同學之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離開餐廳時,昭夕去了趟衛生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卡座與衛生間相去不遠,隔著屏風,也沒人注意到她還未離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結果就壞事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洗完手出來時,恰好聽見屏風后的談話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真沒想到這么多年了,昭夕的性格還是沒變。”這是梁若原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陳熙笑了,“還是那么傲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應該說是我行我素,絕不勉強自己做半點不愛做的事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那不就是傲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停下腳步,一時沒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老梁,你就沒覺得老天爺不公道么?都是同班同學,當初她的藝考分數還沒我們高呢,誰知道后來一個天上一個地下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這一行,本來就是七分實力,三分運勢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運勢?我看不見得,家世還差不多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那是一方面吧。昭夕自身條件也好,其余的算助力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話到這里,除了陳熙語氣有些酸,也還不值得生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誰知道陳熙抬眼看看依然英俊的老同學,不知出于什么心態,忽然低聲問了句:“對了,你有聽說……她之前那些事嗎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什么事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就,她導前兩部電影的時候,和那些男演員的事啊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努力裝作平常的語氣也難掩嘲諷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梁若原沒說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聽說她拍一部電影,就和好幾個演員好。這事兒也常見,咱們這行不多的是露水姻緣嗎?反正她是大導演,多的是人求著她,人家又不吃虧——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陳熙。”梁若原謹慎地打斷她,“你喝多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知道你以前就喜歡她,聽不得她半點壞話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梁若原啞然,“和這有什么關系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不用灰心,反正你也有機會。”陳熙越說越不像話,“說不定人家叫你來,也是存了和你好一陣的念頭。一個群演角色,她硬是跟導演組談了半天,給你改成了特別客串。可不是有點意思嗎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別說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把她伺候好了,前程說不定也來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靜靜聽到這,不耐煩再往下聽,索性繞道,轉身朝后門走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沒兩步,又停下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幾步開外的一張桌子前,有個男人坐在那,面前一份意面、一份牛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目不斜視,專心吃著東西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但這點距離,無論如何都能將剛才那番對話盡收耳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: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算什么,孽緣嗎?簡直陰魂不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也沒客氣,徑直走過去,屈指往桌面輕輕一叩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刀叉一頓,抬眼看著她,用眼神詢問:有事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仔細打量他,發現他換了身衣服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再是深藍色工裝,相反,他穿了身常服,深灰色毛衣襯得他人畜無害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現在的民工,生活水平挺好啊。下班了還有閑心跑來吃牛排。”她嘀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:“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用餐愉快,八卦聽開心點。”她勾勾嘴角,“聽完就爛在肚子里,不然——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抬眼看著她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我那多的是保密協議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笑起來,揚長而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沒忍住回頭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當然聽見了剛才的對話,也恰好看見從衛生間走出來的她。當時就以為,以這女人囂張跋扈、無法無天的樣子,大概是要撕破臉鬧事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沒想到她聽到一半,若無其事轉身就走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還能笑得出來,也算心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隔壁的男女還在交談,程又年也不耐煩聽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女人句句不離昭夕,還都不是什么好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聒噪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匆匆結束晚餐,去了酒店外的便利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選好了日用品,剛轉身,又在貨架盡頭碰見了話題女主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兩人都是一怔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笑了一聲:“你跟蹤我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:“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大概是他的表情取悅了她,她似笑非笑說:“怎么,一直吸引我的注意沒成功,這會兒聽說我來者不拒,喜歡露水姻緣,來毛遂自薦了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定定地看她片刻,輕描淡寫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難道不是你見色起意,一再往我跟前湊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好心提醒:“行走的荷爾蒙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??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一驚。
            他怎么知道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男人更加“好心”地提醒:“劇組人多口雜,下次不要那么心直口快了,昭小姐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黃線旁也就鬧騰了那么幾分鐘,不出半天,羅正澤就回來廣播:隔壁劇組人人都在議論,“聽說昭導感慨隔壁有個行走的荷爾蒙,想去邀請人家友情客串,結果被拒了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是我。
            別瞎說!
            明明是你們起的名字,不然鬼知道“行走的荷爾蒙”是什么玩意兒,怎么就成我說的了?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插入書簽 

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.
          今天的昭夕,也在為早日shui到民工大哥而崛起。
          那么程又年是否能成功捍衛住貞/操的黃線?請準時收看明日的《導演shui包工頭》。
          謝謝大家喜歡=V=,情人節快樂。



          反正都要在一起




          這事兒我說了算




          親愛的等等我




          最佳賤偶




          我的男人




          奸妃成長手冊




          宮女手冊


      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  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0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↑返回頂部
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  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更多動態>>
      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  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      福建11选5 www.cf1000.com:金秀| www.the-kish.com:新津县| www.goodnewsbro.com:孟连| www.corsidilinguaitaliana.com:太康县| www.destryband.com:博罗县| www.tiekekaiguan.com:镇江市| www.edwardszmucmd.com:桐庐县| www.yanasegal.com:和硕县| www.binhai1tuan.com:宜兴市| www.parkerpeter.com:英吉沙县| www.oudianfamen.com:乐都县| www.yzhytkd.com:崇左市| www.ingilizcesarkilar.com:牙克石市| www.zlqfw.cn:武乡县| www.jordantrainerprime.com:慈利县| www.daikaisu.com:临沭县| www.theraters.com:同心县| www.jonandlaurenwedding.com:阳城县| www.lygwqd.com:临夏市| www.foothill-bible.org:西宁市| www.kn599.com:炉霍县| www.googlegol.com:凯里市| www.hongtaitiyu.com:湘阴县| www.lizsalmon.com:巩义市| www.thailand-china.com:抚州市| www.sun-automation.com:石柱| www.cp7119.com:仙游县| www.chenxuan88.com:绥中县| www.concordbeats.com:镇安县| www.henllyy.com:桐庐县| www.ynrlb.com:三亚市| www.tirlat.com:东乌珠穆沁旗| www.apartemenkuningancity.com:镶黄旗| www.smufet.com:卢湾区| www.cp5527.com:定远县| www.bzwanhe.com:祁连县| www.hokhauhanoi24h.com:盘锦市| www.berthonkravtsova.com:济南市| www.yuanfangauction.com:寿光市| www.cs-cartshop.com:汨罗市| www.hg79456.com:蒲江县| www.638890.com:雷波县| www.affiliatemarketingbest.com:黑河市| www.fzjiulong.com:高邮市| www.ianburney.com:德江县| www.aujardindesgraines.com:海南省| www.cachuongcollagen.com:永泰县| www.silviatenenti.com:石阡县| www.bcsdi.com:鄂托克前旗| www.tangoporteno.org:大理市| www.boutique-tahitienne.com:玉林市| www.ongkingartcenter.com:南京市| www.bse41.com:德州市| www.taxi053.com:宁明县| www.szpuno.com:合作市| www.zhouyuzheng.com:武川县| www.cnmbd.com:微山县| www.xhttw.com:彰武县| www.klccw.com:如皋市| www.celineverlant.com:鄱阳县| www.dreclements.com:乐安县| www.926379.com:射阳县| www.f5696.com:南皮县| www.chambres-dhotes-le-cigalon.com:苍山县| www.twiceisniceshop.org:哈尔滨市| www.ajseger.com:筠连县| www.hg19345.com:永兴县| www.boboschinesedeli.com:公主岭市| www.jyodhisham.com:通山县| www.biaogantiyu.com:五原县| www.hg75456.com:吉木乃县| www.ggnotes.com:延津县| www.jizxsc.com:沁阳市| www.s5865.com:左贡县| www.fnp-co.com:镇安县| www.hg41678.com:应用必备| www.iclcsw.com:兴国县| www.zhouyuzheng.com:会泽县| www.jrjhl.com.cn:尚义县| www.fieldsue.com:平湖市| www.cameronianartsawards.com:南乐县| www.pqwhm.com:阿巴嘎旗| www.lvchuanhuanbao.com:车险| www.tjjdwsbesrq.com:江西省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