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rt id="xdbr5"><nav id="xdbr5"></nav></rt>
      <s id="xdbr5"></s>

        <rt id="xdbr5"><optgroup id="xdbr5"></optgroup></rt>
        <tt id="xdbr5"></tt>

        我有無邊美貌

        作者:容光
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[收藏此章節] [舉報]
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      第十幕戲

            第十章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便利店里光線充沛,電子音歡快地叫著“歡迎光臨”。
            程又年踏進來,從雜志欄上隨手抽了兩本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身側冒出一只腦袋來——
            “又是《國家地理》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沒吱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我記得這本你有了啊。”昭夕笑瞇瞇,“那天在你房間,我好像翻到過。”
            “幫同事買的。”他很淡定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這樣啊。”
            昭夕笑而不語,也跟著取下兩本,跟在他旁邊瞎轉悠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走到飲料架旁,程又年拿了兩瓶礦泉水。
            那只腦袋又飄了過來,“桌上不是還有五大瓶嗎?”
            “有備無患。”
            “行。”
            她也從架子上拿了好幾瓶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: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行?
            他買水,需要經過她的同意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為了堵住羅正澤的嘴,耳根清凈,他又走到零食貨架前,隨意拿了幾包。
            憑空伸出一只白凈的小手,抽走了他手里的薯片。
            “這個味道不好吃。”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自作主張把那袋薯片放了回去,重新選了幾個口味的,塞進他懷里。
            “鐵板魷魚,蜂蜜芝士,還有麻辣飄香鍋。”
            她還惋惜地看看貨架,“可惜了,濃香紅燴味的賣光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: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他面無表情拿著東西去收銀臺,又被昭夕叫住了。
            “程又年!”
            “?”
            “等我一下啊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說得無比自然,一邊囑咐他等等,一邊也飛快地從貨架上選了一堆零食。最后拎著沉甸甸的籃子,后他一步來到收銀臺。
            付了款,她把袋子往他跟前一遞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:“?”
            “重。”她言簡意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兩人對視片刻。
            程又年問:“所以呢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不是下樓來幫我的嗎?”昭夕眨眨眼,笑容燦爛,“幫什么忙不是幫?為免你白跑一趟,那就拎下袋子唄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語氣,到底是誰在幫誰啊?
            程又年來不及答話,就被她塞了滿手。
            袋子是真沉,也不知道她一個人買這么大包東西做什么。
            她倒是跑得飛快,生怕他拒絕幫拎似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走進酒店大廳,昭夕從他手里拿回袋子,放在那堆小屁孩面前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零食,水,和幾本雜志。還有什么需要,跟那位哥哥說。”她指指正在前臺替她們辦入住手續的場務,“這里太偏了,不安全,晚上就別往外跑了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孩們紛紛沉默,明明之前在大門外還伶牙俐齒的。
            有人小聲說:“別以為這樣我們就會感激你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倒是無所謂,“我不需要你們感激我。我只把我能做的做了,免得你們有個三長兩短,我良心不安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在小孩們的注視下,她側頭說:“走吧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兩人從電梯出來,快到房間時,程又年的手機忽然響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現在嗎?……好的,我馬上來。”
            他三言兩語結束通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隱約聽見了電話那邊的內容,問他:“要回工地?”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            她頓了頓,還沒說話,程又年就滴的一聲刷開了門,消失在門后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房間里,羅正澤正守株待兔呢。
            一見“兔子”回來了,就開始興師問罪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哇你這個人真的是居心叵測。”
            “是誰讓我別多事兒的?”
            “行,我不多事兒,結果你事兒挺多啊。”
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沒顧得上搭理他,大衣也不脫,倒是穿好了鞋襪。
            羅正澤一愣,“還要出門?”
            “嗯。去拿個樣本。”
            “要我一起嗎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扯扯嘴角:“怎么,我看起來像是害怕路途寂寞的樣子,非得找個擴音喇叭沿途廣播嗎?”
            羅正澤:“?”
            說誰擴音喇叭呢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*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地質研究所不像劇組,經費再充足,也不會每跑一個項目都能配備車。
            住宿之所以選在這家酒店,也是因為離項目近,大家都能騎車上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剛走出門,就見昭夕還在走廊上。
            他一愣,“你沒回去?”
            昭夕答非所問:“你怎么去?”
            “騎車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倚在門邊,從大衣口袋里摸出一串車鑰匙,眼神亮晶晶的,“我送你。”
            “不用——”
            “用的。算是回報你剛才下樓幫我。”
            “并沒幫上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那就算回報你幫我拎東西吧。”她豎起食指和中指,“兩次。”
            “我這人最不喜歡欠人情了。”不待他說話,她就走在了他的前面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看著那個不容拒絕的背影,程又年無語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夜幕低垂,公路上少有車輛。
            大紅色的路虎和主人一模一樣,開得飛揚跋扈,全然不知低調為何物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大概是深知這位乘客少言寡語,昭夕把音樂打開了。
            免得一路相對無言,平添尷尬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出人意料的是,程又年居然先開口。
            “人都堵到酒店來了,還以德報怨,這不像你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?”
            昭夕反問:“那要怎樣才像我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記仇,得理不饒人——”
            程又年話音未落,司機一記急剎車,停在路邊,陰惻惻地說:“給你個機會,再說一遍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……以及心地善良。”
            人在車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重新上路后,昭夕用力地瞪他一眼。
            “我勸你謹言慎行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無邊夜色,周遭都是曠野,寂靜無聲。
            唯獨她的神情生動異常,像在發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側頭看窗外,唇角輕揚。這一刻他才不得不承認,羅正澤這種迷弟的存在也是有理由的,因為眼前的女人就連兇起來的樣子都很驚艷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目視前方,語氣輕快。
            “人都找上門來了,我要是氣急敗壞,沖突在所難免。等到熱搜變成【昭夕對粉絲破口大罵】、【昭夕對粉絲拳打腳踢】,有的人才稱心如意呢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輕笑一聲,“還挺理智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而且——”開車的人越發得意,“小屁孩們懂什么啊,還不是被人煽風點火當槍使了?跟她們一般見識,那有什么意思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我非但不跟她們一般見識,還要叫她們感受到春風一般的溫暖。你別小看粉絲的力量,今天的事只要她們當中任何一個說了出去,輿論就會開始分化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最后,她一錘定音。
            “再說了,你不覺得比起出一時之氣來說,叫林述一知道他的粉絲居然替我說好話,更讓他像吃了屎一樣難受嗎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笑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不滿:“你笑什么?”
            側頭瞥他一眼,有一剎那的晃神。
            這男人……
            絕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見過無數漂亮的美人,形形色色,男男女女。
            程又年并不比他們精致。
            但他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況味,仿佛天塌下來,只要他一抬眼,一側目,一切消然殆盡。周遭萬物似乎都變得不再重要,他有一種奇異的,能安定人心的力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……似乎也不是安定人心。
            昭夕神思一晃,仿佛能聽見胸腔里咚咚作響的心跳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停。
            這男的有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淡定地側過頭去,目不轉睛望著前路。
            專心開車。
            專心一點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似乎并未察覺她的走神,片刻后,又問:“他在網上潑臟水,你為什么不澄清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沒必要。”
            昭夕的回答和當時回應小嘉時一樣,但很快又加了一句,“人總是傾向于相信自己愛聽的話,我說的他們不愛聽,說了也沒用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一頓,隱約記起前些日子,羅正澤對著輿論抓耳撓腮時,似乎很沮喪地說過,林述一就是仗著昭夕不接受采訪,不參與任何網上輿論,所以才肆無忌憚潑臟水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側眼看她,很容易看懂。大抵是曾經辯解過、發聲過,卻不被相信,所以心灰意冷,干脆不再說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抵達黃線邊緣時,車燈驟暗。
            昭夕正要說:“我在車里等你。”
            就聽見身側傳來輕描淡寫的一句:“別那么消極,總有人會相信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*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黃線內,有人等候多時。
            程又年與他簡短交談后,回到車上時,手里多了只黑色小箱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笑了:“現在的民工都這么嚴謹嗎?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黑∣社∣會呢,大晚上的秘密接頭。”
            程又年一頓,“……民工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以為自己傷害了他的自尊,很快找補:“沒別的意思,還是……我該叫你包工頭?”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包工頭又是哪一出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車內的氣氛肉眼可見地沉寂下來。
            昭夕在自我反省,是不是剛才的說辭不夠禮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……但是民工還有別的稱呼嗎?
            “你們建筑工人”?
            “勞動工匠”?
            “人民根基締造者”?
            她有點迷茫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直到程又年緩緩發問:“昭小姐,大家也當了一兩周的鄰居了,敢問在貴劇組眼里,我們在隔壁干什么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一懵,側眼看著他。
            “搬,搬磚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對上一雙深不可測的黑眼睛,她試圖分辨出那雙寒潭里的各種情緒。
            然而恕她無能。
            沒看懂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只能小心翼翼又問一句:“最近工作不順心?”
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氣氛太令人煎熬了。
            昭夕沒和民工打過交道,包工頭也沒有。
            她很深刻地自我反思,是不是從小生活條件太優越,以至于沒法和勞動階層打交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不行,干導演這一行,怎么能不切身體會人生百態,深入到各行各業呢?
            眼下是個挑戰,也是個機會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清清嗓子,故作輕松地和程又年聊天。
            “干你這一行的,底下的工人不好管吧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程又年發出一聲很輕很短促的笑,聽起來像是在回應她。
            昭夕嘆口氣,試圖引起他的共情——
            “不瞞你說,其實我做導演這一行,也跟你們包工頭沒兩樣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下面的人太多,形形色色,分工不一,你稍微不注意,就有人陽奉陰違、偷工減料……”
            她言辭懇切,卻沒聽見程又年的半點回應。
            忍不住腹誹,這人變色龍啊。
            前一刻還在笑,下一秒就高深莫測一言不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直到抵達酒店,程又年拿了箱子,一言不發和她走進電梯,最后回到走廊上。
            分別在即,他總算開口道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擺手,“小事情,禮尚往來。”
            他忽然詢問:“昭小姐近視?”
            她哈哈一笑,“叫我昭夕吧。不過,你怎么知道我近視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滴,他刷卡開門。
            關門前,回身笑笑,“我猜的。看你眼神不太好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愣愣地回到房間,還摸不著頭腦。
            片刻后,手機響了。
            她毫無形象踢飛腳上的高跟鞋,大喇喇躺在沙發上,點開微信一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【程又年】發來一只紅包。
            金額:三塊。
            附言:眼科掛號費,我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昭夕:?
          插入書簽 

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.
          文案里有句話:“女導演【飛揚跋扈】”。
          這就是昭夕的人設。
          所以謝謝希望故事更完美、女主更討喜的提議,但是比完美人設更有意義的是,因為遇見你,我成為了更好的自己,對不對?
          謝謝大家的喜愛。



          反正都要在一起




          這事兒我說了算




          親愛的等等我




          最佳賤偶




          我的男人




          奸妃成長手冊




          宮女手冊


      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  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0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↑返回頂部
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  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更多動態>>
      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  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      福建11选5 www.ypymw.cn:桂东县| www.nz337.com:晋州市| www.pikaglass.com:德昌县| www.lechuang-cable.com:兰州市| www.martabevacqua.com:内江市| www.snmp-thermometer.com:龙里县| www.yes6688.com:茌平县| www.mofo-nyc.com:台安县| www.boostbob.com:邵阳市| www.kecsd.com:平定县| www.kylegreerrocks.com:遂昌县| www.redmarked.com:万宁市| www.fomrf.org:金川县| www.774002.com:汉中市| www.boomtownbabylon.com:定南县| www.898240.com:扬中市| www.razorcrusaders.com:兴安县| www.global-b2b-market.com:桃园市| www.rotaryclubstpete.com:承德市| www.wed-direct.com:昔阳县| www.wonderfuldealspot.com:河津市| www.13425690000.com:伊金霍洛旗| www.curlytoppipeco.com:鄂托克前旗| www.xjydylny.com:乌拉特前旗| www.bzwanhe.com:房产| www.ongkingartcenter.com:桂平市| www.mattmiller-photography.com:柳州市| www.dragonsbloodstudios.com:长葛市| www.lan-tour.com:习水县| www.crimson-room.net:南开区| www.schuttemsa.com:二连浩特市| www.03181717.com:弥渡县| www.beautysalonsolutions.com:临清市| www.andyhennegan.com:玉溪市| www.fuzhuang1717.com:邢台县| www.mop-mrp.com:子洲县| www.spjjs.com:乌恰县| www.jxzfhj.com:阜平县| www.leicestercityjersey.com:耒阳市| www.continue1.com:嘉禾县| www.fsxianxin.com:海林市| www.rjsprafka.com:贞丰县| www.youlanqiu.com:洞头县| www.solarisband.com:通榆县| www.appletwig.com:贞丰县| www.pruebastf.com:望都县| www.madinafrica.com:托克逊县| www.gbbsrh.com:宁化县| www.hlmqw.cn:历史| www.jinzhouqu.com:驻马店市| www.weekdigital.com:阿拉善右旗| www.zontube.com:华池县| www.forfonts.com:虎林市| www.pearsonind.com:梧州市| www.slrhfoundation.org:米泉市| www.vip666b.com:剑川县| www.yomuca.com:桂平市| www.andcamera.com:罗田县| www.trade-perfect.com:垫江县| www.alexferrismedia.com:和田县| www.awesome-book.com:岗巴县| www.acmap2019.com:长垣县| www.cfdgl.com:北安市| www.airshipapperal.com:包头市| www.lamaihotelpatong.net:大理市| www.trekbulls.com:成武县| www.51peiyi.com:台南市| www.maestroluggage.com:四会市| www.kingsfishing.com:吉安市| www.jsduke.com:泸水县| www.seahog004.com:梅河口市| www.duhocnamhai.com:江油市| www.zhukao001.com:泽库县| www.xmldzyls.com:滕州市| www.medianewslive.com:宝应县| www.yipaidaipai.com:舞阳县| www.generofem.com:灵丘县| www.sidewaysmilk.com:常州市| www.3host-ks.com:通河县| www.mzansi24.com:喀喇沁旗| www.clarebirth.com:临海市| www.ljmyp.cn:昂仁县| www.imoglobalchance.com:南川市| www.cp6770.com:虎林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