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rt id="xdbr5"><nav id="xdbr5"></nav></rt>
      <s id="xdbr5"></s>

        <rt id="xdbr5"><optgroup id="xdbr5"></optgroup></rt>
        <tt id="xdbr5"></tt>

        公主偏頭痛

        作者:袞袞
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[收藏此章節] [舉報]
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      第 15 章

            “放肆!你是何人?竟敢對公主無禮!”小喜鵲厲聲呵斥,眼睛忍不住往他頭發上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公主?”少年捏著下巴上下打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下意識要躲,想起皇祖母的教誨,又咬牙挺住。梗起脖子,努力擺出公主的威嚴。可惜長得太軟嫩,怎么看怎么像小孩偷穿大人衣服,出來逞威風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少年撲哧一笑:“你們中原的公主,都這樣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臉上一熱,急道:“不許笑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靜下來看了她片刻,笑得更厲害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恨得直跺腳,這人偷吃她的櫻桃,非但不道歉,竟還笑話她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再笑,我就、就、就叫捕快把你逮了去!”——她小時候不聽話,師太都是這么嚇唬她的,百試百靈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奈何這氣急敗壞的模樣,像只炸毛的小白兔,不僅沒有威懾力,反而越發招人喜愛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喜鵲做牙疼狀:公主呀,您想掙回面子是好事,可,這宮里哪來的捕快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少年還真不笑了。因為笑累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揉了揉酸麻的臉,長眉一軒:“我叫穆錚,從西涼來的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紅袍金發,颯爽張揚,無限風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哦。”韶樂心里不痛快,偏頭看向別處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喜鵲不由蹙眉,眼中警惕更甚。原來,他就是那位西涼質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曾聽人提過,這位西涼質子因天生相貌有異,一出世就遭父兄親族排擠。原以為會是個青面獠牙的可怖模樣,如今看來,五官倒也俊朗,尤其是那雙琥珀色的眼睛,跟寶石一樣熠熠生光,要真說有異,大概就只有頭發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吃了嘴冷風,穆錚也不覺尷尬,朝籃子努努下巴:“什么花?拿來做什么的?泡茶?你們中原人可真奇怪,什么都拿來泡茶。泡來泡去,還沒羊奶好喝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槐花糕。”韶樂趕緊把籃子藏到背后,怕他再偷。杏眼圓溜溜,像剛水洗過的黑珍珠,紅唇嘟起,發上還沾著幾朵瑩白色槐花,甚是可愛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穆錚心尖一蕩,忍不住想捏一捏她的臉蛋,卻聽身后有人追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不滿地咕噥,轉身欲遛。腿抬到一半,又折回來,趁韶樂分神,抬手勾了勾她小巧的下巴。滑膩的觸感,跟暖玉一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!”韶樂捂著下巴倉皇后退,眼睫驚慌打顫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雖不通男女之事,可這場面卻是話本子上常有的橋段。登徒子調戲良家女!是調戲!調戲!很壞很壞的事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喜鵲趕緊擋在中間,心里突突。這可是大魏的皇宮,他一個別國來的質子竟敢如此放肆,簡直沒王法了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遠處幾個太監越追越近,穆錚仍不緊不慢地摩挲著手指回味。他貴為郡王,玉堂金馬,偎紅倚翠,美人見過不老少,可西涼女子大多豪爽剛烈,似她這樣柔軟的小丫頭,他卻是第一次見。她越躲,他就越想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有意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深深淺淺的金芒中,鳥雀啁啾。穆錚面朝韶樂緩緩后退,兩指并攏,斜抵在額角,輕輕一揚:“小公主,有緣再會!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趕在來人追上前,轉身大笑離去,獨留倆只呆頭鵝在風中干瞪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、這這都什么人呀?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而此時,云麓書院。顧泊如正百無聊賴地舀水澆灌菜地,一陣寒意陡然襲來,催他打了個噴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瓢里的水潑出大半,他茫然看了眼頂上的日頭:要變天了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***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假日結束,槐花糕也做好。最好的留給皇祖母和父皇,其余則都被韶樂裝裹好帶去書院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五日不見,葡萄架下的小苗已抽高好些,各個昂著小腦袋,精神抖擻,光瞧著就讓人高興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又驚又喜,仙氣飄飄的顧先生,竟能把菜地照料得這般好,比莊子里的老農還厲害,這世上究竟有沒有他做不到的事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當即裝好一盒槐花糕,顛顛捧去坐忘齋道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院內竹影搖晃,光暈飛舞。顧泊如正懶在藤椅上歇晌,撐開惺忪睡眼,支起頭朝她勾勾手指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乖乖上前,歪頭看他。毫無防備之下,被他兜頭敲了個暴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嗷!”她捂額呼痛,小眉毛擰巴出怨念。又怎么了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泊如卻一臉漠然,隨手把食盒擱在小幾上,轉個身背對她,緩而慢地擺兩下手:“下不為例。”——休想再拿點心誆他去看菜地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說完,合眼,再不多言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竹影也不晃了,光暈也不舞了。幾只鳥雀撲扇小翅膀,悄咪咪落在墻頭看熱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兩腮鼓氣,有種想把他踹下椅的沖動:哪來這么多例,莫名其妙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揉著腦袋煞興而歸,趴在梨木小幾上,在小冊子上一筆一劃寫道:伍、不可打攪顧先生歇晌,違者可是會挨打的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咬著筆頭思忖片刻,又改用朱砂墨在下方添一行小字:皇祖母教誨在先,不可學顧先生之懶骨,切記切記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而那廂顧泊如早失了困頭,卻還躺著閉目養神,待她腳步遠去后才輕輕勾起唇角。終于回來了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伸手挑開食盒蓋子,摸出一塊槐花糕,送到嘴邊細細地品著。槐花香馥郁,似乎還沾著小丫頭身上清甜氣息,縈繞在唇齒間,久久不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舒舒服服地翻過身,換成仰躺的姿勢,對著藍天白云,心情莫名大好。也罷,看菜地就看菜地吧,沒什么大不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***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書堂重開的第一日,風和日麗,燕囀鶯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抱著一盒槐花糕喜滋滋地跑去上課,不想才到前院就怔住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院正中,一柄黑旗迎風獵獵飄揚,旗面上“戰”字猩紅奪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旗下陣列鮮明:一邊是身穿藏青鑲邊長袍,頭纏白布的黑面西涼男人,體格強健,眼神肅殺,五尺內無人敢近其身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另一邊,隔著一小摞嗷嗷喊疼的“人山”,裴潤和裴淳咽了咽口水,額上淌出細汗,卻還不忘哥哥的身份,把抖成篩糠的裴蓉仔細護在身后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欺負那些不會武功的,算什么好漢?你們西涼人就這點本事?”說話的是李靜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束好寬袖,從腰間抽出長鞭,大步上前,面對那壯漢面不改色心不跳,仰首譏誚一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家自曾祖父一輩起俱是抗擊西涼的主將,她自幼受父兄熏陶,對西涼人全無好感。雖不能上前線殺敵,但在自己的地盤,豈能容許一個西涼人這般猖狂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呼啦”一鞭子下去,草葉翻騰,颯然驚風。黑臉壯漢神色未動,眸光已冷若寒冰,額上青筋凸起,像是在極力壓制心中的怒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裴潤和裴淳提起一口氣,為李靜姝捏把汗。韶樂不明其中原委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旗下二人,心跳如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難道就是話本子上常說的“砸場子”?誰這么缺心眼兒?這可是皇城腳下呀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嘿,是條漢子咱就手底下見真招。敢來挑事兒就甭在后頭縮著!”李靜姝怡然不懼,白了壯漢一眼,睨向他身后,“放狗出來咬人,有意思嗎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壯漢眼底幾欲噴火,鼻息加重,拳頭捏得嘎嘎響。兔起鶻落間,拳頭帶起的勁風已擦到李靜姝眼前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庫烈,不得無禮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聲音懶散,無半點約束力,可那叫庫烈的壯漢卻在第一時間撤回力道,忿然將拳擱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的心隨之放下,憋氣憋太久,臉色隱隱發白,擔憂地看向李靜姝,確認她無恙才徹底寬心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怎么?正主舍得發話了?”李靜姝卻不罷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庫烈眼神陡然一銳,身后那人又發話:“庫烈,退下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庫烈拗不過,狠瞪一眼,憤憤退至旁邊,眾人這才瞧清楚他身后那人的廬山真面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巨大陽傘下,一張太師椅閑閑地擺在樹蔭下,紅袍金發的少年抖著二郎腿,于一眾怒火中,老神在在地掏耳朵。眉目似墨筆畫成,俊秀風流,與庫烈的粗獷截然相反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有那么一瞬,大家的呼吸都窒了一窒,目光慢慢上移,停在那頭金發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最為驚訝的當屬韶樂。她認出來了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櫻桃大盜!登徒子!大壞蛋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就是西涼來的安王殿下吧。”李靜姝輕撫軟鞭,鄙夷地哂笑,“還真是個繡花大枕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咻——
             一陣勁風從她耳邊擦過,帶落幾縷鬢發,穿過“人山”,越過雙生子,直直砸在裴蓉腳邊。不過一顆指甲蓋大小的石子,卻足以叫不懂武功之人嚇破膽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啊!”裴蓉嘴唇又白一個度,差點厥過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切。”穆錚眼帶嘲諷,手肘撐在扶手上,托腮冷笑,“中原女人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裴潤和裴淳把牙咬得吱呀響,只恨自己當初懈怠武藝,歹人真正欺上門來時,又無力反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摳著食盒上的花紋,又氣又急。才幾日不見,這王爺竟已壞到這份上了?果然,小喜鵲說的沒錯,西涼人沒一個好東西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說時遲那時快,不等眾人從怒意中反應過來,又是一陣勁風,軟鞭呼嘯而去,帶起幾片草屑,唰唰纏在太師椅腳上,呼啦一扯,直接將穆錚連人帶椅一并拽到地上,俊臉朝下,摔了個狗啃泥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日光下,他的金發仍舊閃耀,可臉上卻是青一塊紫一塊,傲氣掃地。琥珀色的眸子里閃著古怪的光,驚異地看向戰旗下的女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李靜姝則悠然地將鬢角碎發重新掖到耳后,適才還兇猛如雷暴的軟鞭乖巧蜷在她手中,鳳眼斜出一絲倨傲:“哼,西涼男人。”
          插入書簽 

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韶樂瘋狂打call:“為李癡!為李狂!為李咣咣撞大墻!”
          這章點擊看得我瑟瑟發抖……



      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  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  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0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↑返回頂部
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  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更多動態>>
      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  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      福建11选5 www.mfnfp.com:临武县| www.ydgongce.com:公安县| www.jdlzy.com:三原县| www.kocblog.com:静宁县| www.todoslosdiaz.com:定陶县| www.zblrw.cn:青海省| www.northcountybjj.com:阿坝县| www.royal-factory.com:昌邑市| www.chinazigong.com:景东| www.cash618.com:上犹县| www.th336.com:托里县| www.trinhtuyetlinh.com:繁昌县| www.bp773.com:连江县| www.tomandsuzie.com:南平市| www.originalcachemire.com:仪陇县| www.taisunsanantonio.com:香河县| www.diantherbal.net:融水| www.n048.com:武隆县| www.livinonthehedge.com:志丹县| www.shreesuryawood.com:连平县| www.ssmoban.com:洪湖市| www.zhiminjia.com:崇仁县| www.checkisautobody.com:衡水市| www.lechuang-cable.com:柳林县| www.hornyhomepages.com:子长县| www.jp-daigo.com:仁怀市| www.qyu3.com:黑龙江省| www.madinafrica.com:临湘市| www.kingsfishing.com:新建县| www.tabletite.com:弥渡县| www.913980.com:镇江市| www.jonianet.com:忻城县| www.backinbody.com:罗甸县| www.imagefilm-prod.com:宁波市| www.trebroncompany.com:攀枝花市| www.v88v99.com:门头沟区| www.ccjwl.com:洮南市| www.dualbux.com:同江市| www.ncldty.com:彭泽县| www.jt-pen.com:青浦区| www.nazliyarim.com:山东省| www.shermantheband.com:鹤岗市| www.whoneedsaneditor.com:兴化市| www.kartvizitturkiyem.com:鄂伦春自治旗| www.jollychang.com:呼玛县| www.unichina-tech.com:孝义市| www.youhuonvlang.com:玛沁县| www.wkdlc.com:平湖市| www.ffgrx.cn:湟源县| www.dualbux.com:龙岩市| www.izzedu.com:息烽县| www.czjyhl-sy.com:饶阳县| www.vosmisi.com:淮北市| www.zibohonglu.com:德格县| www.021yhj.com:聂拉木县| www.storevalentine.com:晋州市| www.surridgesmusiccentre.com:绩溪县| www.bljrsizuhs.com:涟源市| www.jma360.com:洪湖市| www.lsyteam.com:建宁县| www.mm7gg.com:汤原县| www.m8986.com:阿荣旗| www.corpicontusi.com:安平县| www.ciclismonoel.com:潼关县| www.solace-music.com:五河县| www.666er456546.com:克拉玛依市| www.parametercontraption.com:林西县| www.xishimeiecuador.com:张掖市| www.speed28.com:雷山县| www.iconachive.com:丹阳市| www.shoplocalinverness.com:岢岚县| www.antski.com:乐安县| www.brqxbjgs.com:万州区| www.kylegreerrocks.com:平南县| www.kufindia.com:广南县| www.fusheng1bet.com:祁连县| www.apexelpaso.com:乌拉特中旗| www.dl235.com:开封县| www.hidprovisionplus.net:重庆市| www.corsidilinguaitaliana.com:澳门| www.maritimelawyer-china.com:阿尔山市| www.smgtunes.com:沙湾县| www.justintoy.com:西充县| www.xffrw.cn:紫阳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