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rt id="xdbr5"><nav id="xdbr5"></nav></rt>
      <s id="xdbr5"></s>

        <rt id="xdbr5"><optgroup id="xdbr5"></optgroup></rt>
        <tt id="xdbr5"></tt>

        公主偏頭痛

        作者:袞袞
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[收藏此章節] [舉報]
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      第 11 章

            韶樂也不知自己現下在哪。她原只想四處走走,散散心,然后,就沒有然后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絕對沒有迷路,她只是……暫時找不到回去的路,嗯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天色漸晚,山里濕氣重,濃翠織出一片水霧,團團籠在山路間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不敢再亂走,揀道邊最高的樹靠著,抱膝蹲下。左手燒得慌,她就蹭了下草葉間的露珠,冰冰涼涼的,還挺管用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閉上眼睛開始數:一只青蛙一張嘴,兩只眼睛四條腿……等算不清的時候,小喜鵲應該就找來了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等啊等,等啊等,等得眼皮子打架,卻聽:“四十八只青蛙是一百九十二條腿,不是一百九十條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迷迷瞪瞪睜眼,濃重的水汽撲面而來,裹著泥土的濁味,和清爽的青荇香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身材修長的男人執傘站在雨幕中,瞧不出喜怒。青竹油布傘大半都傾向她頭頂,而他兩肩則露在外面,浸濕一片。雨珠順著傘骨淌入他的衣領,幾根碎發粘在白皙的脖子上,難得一見的狼狽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是顧先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使勁揉了兩下眼,手心的痛意再次燒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吹過風心情已好轉,卻還記得要生他的氣,便低頭使勁盯著樹干上的蝸牛看,跟他生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四十九只青蛙,四十九張嘴,九十八只眼睛,呃……”她開始掰手指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上頭響起一聲嗤笑:“你就打算蹲在這,數一晚上青蛙?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嘟起嘴,算清楚了:“一百九十六條腿。”還是不肯理他,反正已經撕破臉,她索性破罐破摔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說不理就不理!哼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青蛙竟都比他有吸引力,顧泊如不肯承認自己有些受傷。這丫頭看著老實,倔起來連牛都自愧不如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無奈之下,他只好坐到旁邊。幫她打傘,同她一塊數青蛙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五十二只青蛙,五十二張嘴……”韶樂還在掰手指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一百零四只眼睛,兩百零八條腿。”顧泊如懶洋洋接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眼皮跳了兩下,兩腮鼓氣,小臉埋在膝間,往旁邊挪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山上有蛇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一顫,又灰溜溜挪回來,更氣了。他怎么知道自己怕蛇?一定是小喜鵲多嘴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泊如搜腸刮肚,想不出該怎么同她解釋打手板的原因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直覺告訴他,此時絕不能同她講道理,她一定會炸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可是該說什么?他頭回覺得自己言辭竟如此匱乏,明明說服別人時信手拈來,偏就對她不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顧先生是不是也覺得,我是個掃把星?”韶樂背對他,小小的一只,縮成團,招人心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不是。”顧泊如冷靜回她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可就是回答得太冷靜,落在韶樂耳中,反倒像敷衍,她更委屈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我想回白云庵。”師太不會嫌她是掃把星,不會打她手板,更不會逼她認莫須有的錯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小聲啜泣,肩頭細細顫動,弄得顧泊如手足無措。第一句話就把她惹哭了,他有點懵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默了片刻,慢慢靠近,抬手想幫她擦淚。可淚水卻開閘般,越流越兇,止也止不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伸到一半的手滯在半空,捏了會拳,磨蹭到她后背,笨拙地輕拍兩下。單薄的背脊抖得厲害,輕輕一碰便盜走他全部心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皺起眉,手在她肩頭停了會,又縮回去,再伸,再縮。猶豫再三后,還是搭上她的肩,小心地將她攬到懷中。剎那間心跳全亂,身體繃成鐵板,抻直脖子,下巴不知該放哪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大雨滂沱,他只聞得她的哭聲,交纏自己的心跳,鼻子失靈,除了她鬢間清甜的氣息,其他一概無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而最可怖的莫過于,這種感覺,書上未曾記載,即使他博覽群書、過目不忘,也無從考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倒比他輕松,哭起來就不管不顧,捏著他的衣襟不肯放,將回宮以來的一應委屈都傾注到淚水中發泄出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胸前濕了一片,顧泊如的心徹底軟化,放由下巴貼上她的發髻:“哭吧,我陪你。”風再疾,雨再大,都一直陪你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山雨加驟,呼啦砸在傘上,跟鞭子板子抽打似的。幾朵白色小花初綻,就被雨水澆得抬不起頭,幸得大樹撐開蔭蔽,才能安然吐芳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雨水漸歇,韶樂也終于哭夠,蜷縮著打哭嗝。感覺頭頂落下一片溫熱濕意,只道是雨水,抬頭看去,剛好對上他的眼。臉上雖無表情,眼里卻是藏不住的笑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須臾呆滯后,她不安地錯開目光,瞧見他衣衫上凌亂的褶皺,一下紅了耳根,從他懷里抽離,訕訕地摸著脖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沒錯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茫然地看他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沒錯。”顧泊如難得有耐心重復一遍,“是我意氣用事了。那幾板子……對不住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先生在跟她道歉!連父皇的面子都敢不給的顧先生,竟然在跟她道歉?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震成泥塑木雕,嘴巴嚅囁了半天,跟抽筋一樣,什么也沒抽出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眼睛太亮,把天上的星星都比下去了。韶樂不敢再看,低頭絞起手指,心里卻是開心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其實,是個好人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泊如看著粉色從她臉上蔓延到雪頸上,杏眼重新染上光華,略略松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應該是……哄好了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他現在帶她回去,她應該……不會生氣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抻了抻僵麻的四肢,低頭掃眼衣衫。胸前還揉著她的爪印,肩頭雨水未干,褲腿和鞋襪都沾滿泥濘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與他的狼狽相對,韶樂卻因一直被他仔細護著,除了發梢微濕,身上仍舊干凈如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不覺失笑,可不敢有下回,再來一遭,就不是毀一件衣裳那么簡單咯。其他人罰了也就罰了,這丫頭……得軟著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走吧,回家。”說完還回味了一下,是平時自己用慣的語氣,很平和,沒露餡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習慣性地向后伸手,四指虛攏,只伸直小指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做完這動作,他自己先嚇一跳。不禁自嘲,果然是氣氛所致,他竟有些情不自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剛想收手,下一刻小指就被身后遞來的小爪子牢牢抓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也不知,自己為什么會去抓。看到他這動作,腦子還沒反應過來,手已自發地先動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像是一種早就烙進她身體里的習慣,自然到跟每天清晨起床就該穿衣一樣。甚至連這手上的薄繭,她都倍感親切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可是,為什么呢?她想不通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居然真牽上來了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泊如發著愣,心頭萬千情緒涌起,又說不清究竟是種怎樣的感覺。只慶幸現在天色已黑,周圍也沒有旁人,他可以破例允準嘴角上揚幾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牽上就牽上吧,牽著走,至少不會走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夜空叫雨水洗得纖塵不染,星子稀疏,一眨一眨,躲在薄云間偷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***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兩人回到小院,小喜鵲還沒回來。屋里沒掌燈,漆黑一團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摸著桌沿想去點燈,不小心打翻燈盞,碰到左手,疼得她直抽涼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泊如才醞釀出的笑意一下凍住,擰著眉頭把她拎在杌子上坐好,自己去點燈。四下轉了半天也沒找到藥,沒好氣地剜她一眼,甩甩袖子走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……莫名其妙的人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歪歪嘴,不知道膏藥在哪,只能輕輕吹著左手止疼,等小喜鵲回來。一只鞋半趿著,跟著腳一蕩一蕩,一截雪白的纖足在紗裙間若隱若現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大門外,顧泊如提著藥箱站了會,視線從那抹雪色上匆匆移開,清咳一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沒料到他會折回來,慌慌張張地穿好鞋,跳下杌子垂首站好,耳廓上泛起極淡的粉色,像個放了錯等待責罰的孩童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泊如心里暗笑,臉上不顯,進屋坐定,眼神催她過來。因沒能及時上藥,她的左手熱腫得緊,顧泊如先拿冰帕子幫她敷手,再挑了膏子細細涂勻,輕輕吹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有些受寵若驚,手臂繃得筆直,一動也不敢動。自上向下偷瞄,覺得他有時清冷得像天上的云,可望不可及;有時又溫柔得像山間的風,吹面不寒,叫人捉摸不透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想起林間兩人親密的模樣,臉上一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時候受委屈有師□□撫,回宮后有皇祖母給她撐腰,所以顧先生剛剛所做之事,應當就同師太和皇祖母一樣,就是簡單地表達長輩對晚輩的關切,沒什么好奇怪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這樣一想,心便安定許多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你不是想回白云庵嗎?”顧泊如幫她裹藥布巾子,淡淡開口,“六個字,既來之則安之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韶樂眨巴著眼,沒跟上他的思路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泊如被她的遲鈍堵了一堵,這恐怕是他教過最笨的學生。沉吟片刻,換了種更通俗的說法:“與其懷念過去,不如好好活在當下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起身收拾好藥箱,行到門邊,又駐足補了一句:“我就住隔壁,以后有什么難處,都可來尋我。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“等一下!”見他要走,韶樂脫口而出,對上他的眼,氣又矮下半截,“我們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——以前見過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期期艾艾到最后,還是沒能問出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待到顧泊如走出院子,岑懋和小喜鵲才從葡萄架下走出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岑懋早有心理準備,瞧見全過程后還算穩得住氣,不過還是在聽到最后一句話時,忍不住低聲吹了個口哨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裝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你丫的再裝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喜鵲嚇得不輕,到現在還沒合上嘴,發上沾了葡萄葉也顧不上取。看了看院門,又看了看屋子里皺眉沉思的呆娃娃,意味深長地呼出一口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她家公主對男女之事尚不開竅,她可得警醒著。遂掰起手指細算,將兩人的年齡相貌學識等等一一比較,覺得還湊合。就是不知道太后娘娘的名單上,有沒有這顧先生的名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月已上中天,書院里燈火幽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坐忘齋,里屋依舊明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顧泊如蓋著薄毯,歪在藤椅上出神。燈火跳動,將他手中的請辭書照得清楚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雖洗過手,可指尖的藥味還是去不干凈。閉上眼,小丫頭縮在懷里細細抽噎的模樣便躍然于腦海間,揮之不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靜靜回想今日發生的事,不由嘆氣。起身步至書架前,隨手抽出一本書,將信插在其中,束之高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也罷,不記得就不記得吧,慢慢來。膽子那么小,免得嚇著她。
          插入書簽 

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顧泊如:長輩對晚輩……我是不是白哄了?
          總覺得還是不滿意,控制不住要修文的手啊啊啊啊啊。
          還有關于存稿章,是我手抖的產物,對不起各位大佬QUQ我可以用紅包補償,表打我QUQ



      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  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  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0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↑返回頂部
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  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更多動態>>
      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  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      福建11选5 www.changinglivesdayspa.com:菏泽市| www.agence-nad.com:北碚区| www.yeo-yeo.com:巨鹿县| www.gaindealsnow.com:唐海县| www.ilmulangka.com:阿巴嘎旗| www.7mbct.com:保德县| www.playing-roulette.net:青河县| www.sinchua.com:衡阳市| www.lchunsha3.com:千阳县| www.blogcampghana.com:巩义市| www.fengxiangfa.com:长宁县| www.actcci.com:苗栗市| www.lorazepameasypricer.com:中牟县| www.giggiblu.com:苍梧县| www.asmyachtsigns.com:芦山县| www.yarnundyedusa.com:平山县| www.peregrinereads.org:吴桥县| www.qslqsl.com:商都县| www.jsccdt.com:福海县| www.oranjebastion.org:冕宁县| www.teksasbahis.com:灵山县| www.7088t.com:禹城市| www.ceilidhcostello.com:营口市| www.cxqht.cn:津市市| www.jyodhisham.com:通州市| www.news2come.com:安岳县| www.hireandrental.com:正阳县| www.barnfrog.com:嘉峪关市| www.myphotoestate.com:濮阳市| www.qz557.com:蚌埠市| www.4sdzz.com:伽师县| www.favepet.com:余干县| www.treasuredspotbookreviews.com:和田市| www.931821.com:平陆县| www.kingswatt.com:察哈| www.creativeshoponline.com:鲁山县| www.sonstudios.org:邵阳市| www.kylegreerrocks.com:德州市| www.xunxi360.com:渑池县| www.yk326.com:青岛市| www.bestpriceditemz.com:江津市| www.advsignco.com:浠水县| www.carandpetspa.com:乌兰察布市| www.goodgirltoys.com:武乡县| www.world-anime.com:屏山县| www.non-league.net:公主岭市| www.agaogluexport.com:石屏县| www.becaramoscow.com:浙江省| www.petethesweet.com:石阡县| www.netcnz.com:车险| www.yzzzm.com:东阳市| www.mowabike.com:随州市| www.izi2.com:兰考县| www.changsha8.com:梁平县| www.wtclao.com:万全县| www.ships4ever.com:佛教| www.yritysportti.com:丰县| www.dg-dacheng.com:巴东县| www.hanselapp.com:六安市| www.ykw100.com:和林格尔县| www.iflix32.com:博爱县| www.iphonecheckbook.com:临湘市| www.bloggerjomblo.com:东山县| www.bkhlwy.com:沾益县| www.jslhmm.com:修水县| www.latest-deals.org:唐海县| www.gx-dg.com:安陆市| www.forum-hosting.com:苏尼特左旗| www.zgzsygw.com:托克逊县| www.atanasteodosiev.com:江华| www.jinda109.com:武平县| www.463507.com:读书| www.mushroompipe.com:友谊县| www.jljtf.com:漳平市| www.adamandsamlove.com:大埔县| www.libertytechs.com:井研县| www.yangyang588.com:香港| www.coulsounds.com:海淀区| www.znmqw.cn:棋牌| www.yuanfangauction.com:二手房| www.hcsp139.com:和静县| www.noticiasecuador.org:霍林郭勒市| www.felixcaneinc.com:酒泉市| www.anoscampagnes.com:昌宁县|